1462logohttp://www.donghai100.com
1818tophttp://www.donghai100.com/magazine/2020311/34451.html
首 頁 專題報道 熱點新聞 玻璃期刊 市場動態 統計數據 企業資訊 國際動態 玻璃專利 技術交流 標準規范 政策法規 建筑玻璃 電子玻璃
上市公司 裝飾/家電 門窗幕墻 汽車/高鐵 經濟資訊 輔材與設備 節能/環保 太陽能 建筑/房地產 知識窗 會展信息 供求信息 企業黃頁 關于我們
中美貿易摩擦影響評估與前景展望
類別:經濟資訊  日期:2019-7-12  來源:  點擊率:14592  打印 關閉

“中美貿易摩擦:影響評估與前景展望”研討會在中國人民大學舉辦

人大國發院

2019年7月6日,“中美貿易摩擦:影響評估與前景展望”研討會在中國人民大學成功舉行。此次研討會由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主辦,人大國發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中心承辦。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嚴金明教授代表會議主辦方致辭。人大國發院研究員、經濟學院黨委常務副書記兼副院長王晉斌教授主持了此次會議。

2018年7月6日,美國開始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的進口關稅。作為反制,中國也于同日對同等規模的美國產品加征25%的進口關稅。中美貿易戰正式打響。一年以來,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給中美兩國及世界經濟都帶來了負面影響。如何對所產生的影響進行科學嚴謹的評估,中美貿易關系的未來走勢如何,中國各界應如何進行應對?這些問題事關中國改革開放的全局,是當前重大的理論問題和現實問題。為此,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主辦了本次會議,邀請了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中國人民大學等機構從事國際關系、世界經濟、國際貿易的6位專家學者進行研討交流。專家們圍繞“中美脫鉤論”,“貿易摩擦的戰略應對”、“貿易摩擦的影響“、“美國貿易政策的不確定性””、“貿易摩擦對就業的影響”等議題展開深入研討。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嚴金明教授在致辭中指出,中美貿易摩擦是近一年來各界都十分關注的重大問題。中美經貿關系是兩國關系的“壓艙石”和“推進器”,事關兩國人民根本利益,事關世界繁榮與穩定。2017年新一屆美國政府上任以來,以加征關稅等手段相威脅,頻頻挑起與主要貿易伙伴之間的經貿摩擦。經過十一輪高級別經貿磋商,現在中美貿易進入新的階段,特別是習主席在這次G20峰會中,中美兩國元首達成“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的重要共識,對下一步的中美高級別經貿磋商奠定了良好的基調。期望中美兩國妥善管控貿易領域的分歧與沖突,共同推進合作共贏的中美關系,增進兩國和世界人民各個方面的福祉。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院長李向陽研究員深入分析了“脫鉤論”的內容、成因及對中國的影響。李向陽指出,目前國內對中美關系“脫鉤論”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為脫鉤論完全是偽命題,因為中美之間密切的經濟聯系決定了中美之間不可能真正脫鉤;另外一種觀點則認為“脫鉤論”是一個真命題,例如從企業層面可以發現一些脫鉤的端倪與趨勢。美國發起對華貿易戰的最終目標是遏制中國的崛起,這是守成大國與新興大國的博弈。因此,從本質上說,“脫鉤論”實際上是美國對華戰略性訛詐的手段。由于中國發展的成功是建立在融入全球化的前提之下,未來中國的崛起也要以此為前提。從實踐來看,美國已從WTO的多邊層面開始推行“脫鉤論”,從早期的貿易,到現在投資、金融、科技、人文交流、甚至“文明沖突”,這一系列中美沖突的擴散使得“脫鉤論”一步一步的變成現實。李向陽認為,這將使中國處于“兩難境地”:如果中國相信“脫鉤論”最終會實現,就要力圖避免;如果中國不相信“脫鉤論”,就會堅持自身立場,美國的訴求達不到,就可能會使脫鉤成為現實。在應對方面,要看到中美貿易戰將是長期的過程,中國各界一定要樹立底線思維,即使最終沒有發生脫鉤,但也要看到,這是中國各界不可回避的重要問題,各界要對該問題進行深入研究,從而防范風險。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孫杰研究員指出,中美貿易爭端已超越了貿易范疇。美國發起貿易戰的依據是“301調查報告”,報告中沒有強調貿易問題,而是指出了中國在強制性技術轉移、知識產權保護、海外并購、商業機密竊取等方面的問題。貿易戰爆發一年之后,現在形勢出現了一定的逆轉。但我們應該看到,即使中美之間通過談判簽署了協議,中美之間的競爭也無法徹底解決。通過回顧美國與日本的《廣場協議》,能給我們很多啟發。首先,《廣場協議》是最高領導人決策的,日元升值與否具有全局性的重要意義。現在來看,人民幣升值與否,不同部門有各自的決策依據,所以最終決策還要依靠最高領導人,甚至超越一定的經濟利益。從全球價值鏈的角度分析,中美貿易戰并非只對中美兩國產生影響,而對世界各國都會產生一定效應。例如隨著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越南對美國出口逐步擴張,表面上看好像全球價值鏈轉移了,但這種轉移隱藏著大量成本,有一些國家會受益、另一些國家會受損。總體來講,中國過多的依靠出口或者過多的依靠網絡是不行的,同樣對亞洲生產網絡來講,這也是不可持續的。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進行簡單的國別的調整,從中國轉移到東盟國家,這個網絡依然存在,中國在這里面融入的成分下降了;第二種選擇是中國主動調整自身的貿易結構,逐步實現生產與貿易的轉型。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劉青教授指出,中國對外貿易發展成就巨大,但總是遭遇各種貿易摩擦與爭端,因此首先需要考察中國是否存在過度出口問題。中國的出口依賴度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一直持續增長,2006年之后則一直下降。2007年中國出口依賴度是18.84%,遠遠低于德國的39.39%。此外,相對于各個國家的出口占GDP比例,中國的出口也并沒有“過度”。使用2017年1月至2019年3月美國行業層面月度進口數據,可以計算出中國在每一個行業對美在加稅之前和之后的增長率。我們發現中國有51個行業對美出口下降比較明顯,降幅超過5%,這些行業總的出口降幅達到15.57%。但是這51個行業對美出口只占中國對美出口的8.55%。受影響比較小的169個行業,對美出口下降很少,甚至維持正增長,平均出口增長3.66%,與其他主要競爭國家對美出口增長3.78%比較相似。這意味著中國對外貿易有一定的韌性,很多對美出口的產品具有不可替代性。美國加征關稅對我國的實際影響比較有限,但是在勞動密集型產業影響較大,高端制造業暫時影響較小,我們還要密切關注產業鏈的跨國轉移動向,防微杜漸,警惕量變到質變。“特朗普不確定性”會給中國帶來一定的影響,在中美貿易沖突中,美國給我國造成的不確定性外部環境,是我國面臨的最大挑戰,長期影響是根本性的。為此,中國需要主動外交出擊,穩住國際基本局面這一底線;再圖更優,果斷決策。此外,要全面建設開放型經濟,積極促進出口、帶動進口,循環提升。同事還要降低國內的制度成本,改善營商環境,不斷降低國內經濟政策和社會環境的不確定性。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刁大明闡述了對中美經貿摩擦性質的判斷,以及對未來前景的展望。刁大明認為,目前中美貿易摩擦的本質是大國競爭和大國博弈,態勢并不是特朗普的選擇而是他的接受,這是國際關系領域比較明顯的共識。其實,從2000年小布什競選期間,美國已經開始了大國競爭思維,總統候選人說美國和俄羅斯競爭不是一個很大的威脅,但卻是潛在的威脅。這是這個國家維持單極領導的一個自然選擇,而不是2016年特朗普上臺,或者希拉里上臺,會改變的,而是任何一個總統都不會拒絕的框架,即便不是貿易戰也會有其他形式的表現。特朗普確實是不確定的,但是他對大國博弈框架的接受是確定的。對于2020年大選的前景,無論誰當選總統,對于中國來說都很嚴峻:如果是民主黨人當選,那就會成為更聰明的特朗普;如果特朗普連任了,一般認為第二期總統會更少的顧及選民訴求,大國競爭則成為他首要考慮的歷史定位。現在中美高級別經貿磋商重啟,其主要目標還是通過不定期的機制穩定中美關系,為未來解決中美關系的各種問題創造樣板間。中國要通過改革開放的方式實現自身目標,我們的目標不是讓別人滿意,而是不讓別人不滿意。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院教授王孝松探討了貿易戰爆發以來中美雙邊貿易關系的發展情況、中國對外貿易格局的變化,以及未來的應對方案。王孝松指出,中美互相加征關稅對雙邊貿易的影響較大,在2018年7月以前,中美雙邊貿易處于平穩上升階段,而貿易戰爆發之后,每一次加征,關稅清單當中的商品對美的出口都有比較明顯的下降。特別是在今年以來,無論是已經加稅的產品,還是未加稅的產品,對美出口都有明顯下降,體現出加征關稅的抑制效應和震懾作用非常明顯。中國也采取了反制措施,對價值11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加征了關稅,這對從美國進口產生了非常明顯的抑制效應。今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甚至影響了中國對外貿易的整體格局,美國已由中國出口的第一大市場,變成第二大市場,而歐盟由第二變為第一。我們用可計算的一般均衡方法模擬了貿易摩擦對中國經濟整體的影響。按照目前的狀況,中國GDP會有1.3個百分點的下降,進出口都有所下降,但進口下降更為明顯,我們的貿易順差反而增加,社會福利會約減少292億美元。未來,中國需要高度重視同美國之間的高級別經貿磋商,以平等和相互尊重為基礎,尋找利益契合點,同時加強談判技巧。此外,抓住重新整合產業鏈的契機,培育中高端產業,國家合理引導,完善金融市場,培育企業家精神。最后,還要加強基礎性研發投入,力爭產出原創性的先進技術。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勞動人事學院教授趙忠討論了中美貿易摩擦對就業的影響。根據已有的很多研究,在美國加征25%關稅的情況下,中國出口損失大約22%。進一步地,可以估算出口對就業的影響,100萬美元出口在2002年可以創造242個就業崗位,2007年為96個,2012年59個,2016年為37個。基于2016年出口對就業的拉動估計,2018年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額大約為5000億美元,可以創造1700萬個工作崗位;不考慮關稅和特朗普的不確定性因素,關稅加征后,如果征稅范圍是500億美元,大約損失就業50萬;加征范圍是2500億美元時,大約會損失240萬個就業崗位。考慮人民幣匯率變動的影響,從2018年3月1日到2019年5月27日,人民幣貶值8.8%,相當于抵消25%關稅的32%,此時對2500億美元產品加征關稅的就業損失約為163.8萬。如果使用國家統計局的GDP的就業彈性計算,可以得出比較一致的結果:中美貿易摩擦在較嚴重的情形下對就業的影響約為250萬個就業崗位。在未來,首先要重視服務業的發展;第二要發揮平臺就業的蓄水池的作用,盡量減少國內不確定性;最后,要充分發揮小微企業的作用,肯定其就業創造中堅力量的地位。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院黨委常務副書記兼副院長王晉斌教授做總結發言并指出,總體來看,貿易摩擦超越了貿易范疇本身,中美未來可能是競爭性的合作關系,未來進一步走勢還有待觀察。第二,警惕中美之間脫鉤,除了自力更生以外還要抱著學習的態度認清中美之間的差異。第三,中國未來還需要開辟更多的出口市場,應該主動地進一步擴大開放,創造更好的營商環境。第四,加征關稅確實對中國出口造成了一定影響,對產業鏈的轉移也有長期的影響。第五,雖然存在著摩擦,但未來中國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以更加積極開放的心態,去擁抱全球化的不確定性。

兼聽則明:“差距和關系”的真實狀況

人民網強國社區

媒體7日報道,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院長李向陽,6日在人民大學舉行貿易戰研討會發言表示,世界兩大經濟體的分裂正在逐漸成為現實,因為中國和美國在貿易以外問題上也在發生沖突。

乍一聽,似乎有點兒聳人聽聞。可細思量,有其道理。

相信多數關注時政新聞的朝野人士,至今還記得今年6月初習近平主席訪問俄羅斯時說過,特朗普是“我的朋友”。他說:“我們和美國雖然現在有一些貿易摩擦,但中國和美國現在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也很難設想中美全部割裂開。”

接下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6月12日也表示,中美經濟“高度互補、深度融合”,兩國企業、地方政府和民眾都“不會同意”中美脫鉤。

筆者認為,這確實是一種美好愿景。但從剛落幕不久的日本G20峰會期間舉行“大阪習特會”并重啟中美經貿談判以來,國際社會輿情突地紛傳“中美經濟脫鉤論”,這與中美經濟“高度互補、深度融合”的一廂情愿所言,顯得不和諧。

對此,理論學術界展開激辯就在所難免,而對其持“兼聽則明”的態度,也就顯得更加必要。

有學者說,美國將遏制中國視為一場生死戰,正在尋求將中國企業排擠出全球價值鏈,中美兩大經濟體的分手正在逐步具有真正的可能性。“這種經濟脫鉤在理論上是完全可能的。”再補充說,為了防止經濟崩潰,雙方決策者可能需要在貿易談判中作出更多讓步。

還有認同“中美經濟可能脫鉤”觀點的學者在研討會上表示,如果其它國家刻意減少對中國資源與產品等依賴,也可能會使中國科技產業脫軌。因而提醒決策者要更好地處理國際關系,因為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正在利用中美貿易戰,在一些產業鏈上取代中國供應商,“我們應當避免被一群國家打敗的局面”,“我們應該更為戰略性地看待與美國的關系”。

有媒體發表文章分析指出,上月《美國之音》曾引述美國前官員的話說,美中脫鉤至少在部分領域已是既成事實,貿易談判也難以阻止走向分離的大勢。美國政府中有堅持美中分離的一派,但特朗普總統并不在其中。

特朗普希望實現美中公平貿易,更好地繁榮美國經濟,但是如果他無法達成這個目的,可能會將美中分離推得更遠。事實也證實,特朗普正在通過一系列可能造成美中經濟脫鉤的制裁措施,逼迫中國實現美中貿易公平。但是美國政界很多人則認為,中國不可能真正地進行結構性改革。

本文將話題轉向“財經記者圈”發表的《中美經濟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一文。該文稱,在世界銀行統計的2016年GDP排行榜上,美國以18萬億美元排第一;中國為11萬億美元,排在第二位;排第三的日本僅4.3萬億美元,和中國拉開了差距。

看起來,中國經濟總量接近美國了,而且增長率明顯比美國高,何時能超過美國也成了一個現實問題。可是一算人均,中國要追趕美國還有很大的距離。中美經濟發展的差距,真有數據表明的那么大嗎?也不盡然,數字迷霧后面有很多耐人尋味的東西。

為什么很多人認為中國經濟比美國弱太多?因為前些年中國經濟增長率在10%以上,而且人民幣對美元不斷升值,于是有人樂觀預測2020年中國的GDP將超過美國。不過這幾年因中國經濟增長率降到6%-7%,人民幣對美元不再單邊升值,于是又有人說中國GDP超過美國“仍需十年以上”。

中國并不需要追求虛高甚至有害的GDP數值,真正需要追求的是像美國那樣具有領先世界的多種優勢。比如美國發達的金融市場、實力強大的跨國企業、一流的大學教育、領先的科技實力等。在這些領域,雖然中國也已遠超一般發展中國家,甚至可與第二陣營的發達國家相匹敵,但與美國相比,還是有顯著差距的。

當人們將注意力從總量轉向人均數值時,畫風一下就變了——中國人口是美國的4倍,人均相關的數據中國落后美國和發達國家太多。例如,中國人均GDP僅相當于美國的七分之一,而由于中國參與勞動的人口比例高于美國,個人勞動時長也長于美國,中國的“勞動生產率”更是只有美國的十二分之一。

如果具體到教育、消費及醫療等領域,中國人均數據看起來也是被美國全面碾壓——*人均教育投入:雖然2010年以后中國加大了教育投入,人均數值增長了一倍,但至2016年仍然連美國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人均消費支出:2015年,中國人均消費支出僅為2401美元,只有美國人均35525美元的十四分之一。*人均醫療支出:這個看起來更為夸張,2014年中國人均醫療支出為419美元,而同期美國人均支出高達9402.5美元,是中國的22.4倍!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2016年人類發展指數(HDI)排名:1-51名為“極高人類發展水平”,52-106名為“高人類發展水平”,107名以后是“中等人類發展水平”和“低人類發展水平”。人類發展指數只有三個評估因素:人均GDP、人均受教育年限、人均壽命。

更為重要的是,中國較低的人均數據也影響了一些復合指標。如人類發展指數,中國排名第90位,不僅遠遠落后于排名第10的美國,而且也落后于很多發展中國家。這樣綜合看下來,很容易給人一個印象:中國人均經濟數據與美國有數量級的差距,中美經濟差距仍然十分巨大。

然而一些政客卻罔顧事實,利用媒體鼓吹自己多么地“厲害”,并順口把“投降派”、“議和派”痛斥為“賣國賊”,令國際社會驚詫不已。

對此,著名宏觀經濟學家,現任中國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國際貨幣金融機構官方論壇(OMFIF)顧問委員會成員、研究委員會成員向松祚發表演講批評說:

——我認為中國的學界、政界、媒體界人士,不應該過分熱心參與中美關系的討論,更不能跟著起哄炒作什么中美分道揚鏢,什么中國挑戰美國,什么人民幣挑戰美元霸權,什么我們要取代美國引領世界,什么美國已經衰落,什么21世紀是中國的世紀,什么中國已經站到世界舞臺的中心”。

——姑且不論中國目前在很多方面與美國還有相當差距,尤其我們國內許多重大民生問題已經到了危險的邊緣,就算是有一天中國全面超過美國,我們也不應該大張旗鼓去自我炫耀,自我宣傳,甚至自我吹捧。

——是不是世界領袖,是不是站到了世界舞臺中心,是不是引領世界和人類進步,這需要世界人民來公認,需要人類歷史來檢驗,需要具體真實的國際新秩序為基礎,需要具體務實的各項政策來實施,需要新的國際治理體系和架構來保障,這并非是靠吹牛皮,打嘴仗,靠氣勢如虹的語言來渲染能夠起作用的,反而適得其反。

——美國今天對中國政策的強烈反彈,與我們媒體界學界包括一些官員煽風忽悠起來的高亢的民族主義情緒不能說沒有一點關系。這其實是很不明智的。中國今天的最佳政策依然是與美國和平相處,相互學習借鑒,恐怕中國從美國學習的地方還要更多些。但現在中國媒體包括一些學者幾乎一邊倒地說美國衰落,中國已經是世界舞臺中心,無異于自找麻煩,自己主動樹敵,其實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和言論。

——美國贏得兩次世界大戰,贏得和蘇聯的冷戰,不是靠高大上的語言來吹牛,而是靠真正的科技軍事經濟實力,背后則是她的制度,尤其是憲法法治的巨大優勢。美國文化教育價值觀的優勢更不是吹牛吹出來的。今天很多或大部分中國精英仍然忙于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國讀書,這不就說明一切問題了嗎?

——作為中華民族的一員,期待我們的國家和中華文化在全世界大放光彩,期待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這是很自然的情感,然而平心而論,我們今天在許多方面和美國的差距絕不像一些不負責任的所謂學者和媒體吹噓的那樣,已經沒有差距甚至超過美國了。

——離開北上廣幾個特大城市,到廣闊農村看看吧,離開北京市中心,去六環外看看吧,去看看那些一天工作10個小時,一周工作六天的打工崽打工妹吧,去看看進城務工人員不能上學就醫的孩子們吧,去看看許多農村家徒四壁的貧窮狀況吧。再看看我們的教育和醫療狀況吧。

——我們的根本問題不是中美關系,我們的根本目標也不是取代美國引領世界,更不是和美國叫板顛覆美國,我們的根本目標是讓十幾億中國人學有所教,病有所醫,老有所養。因此,真誠奉勸我們的那些學者,媒體,官員理性理性再理性,客觀客觀再客觀。不要逞一時意氣,給國家添亂,給民族添亂,給子孫后代添亂!

筆者無評可置,唯發兩句感嘆:壯哉斯言!“兼聽則明”!



玻璃工業網
相關新聞
① 凡本網注明“來源:玻璃工業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為"玻璃工業網"獨家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玻璃工業網”。違反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本網轉載并注明其他來源的稿件,是本著為讀者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違反者本網也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盡快來電或來函聯系。
 || 公告信息                                   more<<
1787twohttp://www.xinyiglass.com/priceindex/index.aspx
1764twohttp://www.kingglass.com.cn
1763twohttp://www.qlu.edu.cn/
1762twohttp://www.czamd.com/
1760twohttp://www.xfxglass.com/
1759twohttp://www.southtech.cn/
1758twohttp://www.bjmgm.com.cn
1756twohttp://www.raylight.cn
 友情連接
中國建筑玻璃與工業玻璃網  中國建材工業出版社  聚玻網  中國環保網  中國玻璃網  中華玻璃網  玻璃英才網  中國玻璃人才網  華夏玻璃網                                                                                                                                                                                       

主辦: 建筑材料工業技術情報研究所            承辦: 建筑材料工業技術情報研究所玻璃信息研究中心
電話:010-65762696            E-mail:chinaglassnet@163.com
京ICP備06011358
Copyright © 2010 itibmic.com All rights reserved玻璃工業網版權所有
电竞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